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硬核機車男人的酷玩具
第一次見面的下午,孫亦沐騎著一輛VICTORY勝利摩托,白Tee、牛仔褲、復古半盔、芥黃色皮手套,斜陽把他和機車照的金燦燦的,停好車摘下頭盔之后,他偶遇了一位朋友,攀談了幾句……轉眼看到我們拿著攝影設備,就過來打招呼,很巧啊,大家一起上樓。
認識之后,得知他成長經歷還挺有意思的。國內外成長,大學學金融專業最后堅持兒時的夢想并如愿做了演員。在不同國家和地區生活成長的經歷,使得他對頗多文化現象完成了更深刻的理解,而關于這些理解的探討,也正是這次對話的起點。
孫亦沐從去年才開始玩摩托,到現在已經換過了三臺車。
“我第一臺車就是杜卡迪的大魔鬼,不像別人上來就拿小排量練手,其實只要慢點騎就沒事。我想讓摩托替代汽車變成我的新工具,汽車現在已經很少開了。“
不管是排量大小還是工具交替,其實對于孫亦沐來說,摩托車并不陌生。他說自己從小就有個夢想,就是當車手。依仗著這個夢想,他會常常研究一些關于摩托車的機械構造、在理論層面算得上是半個行家,所以在騎上第一臺車后,實操熟練達成的速度必然就來得快。為了更好地駕馭笨重的車身,他常年健身保持核心力量。
“我覺得男的生下來好像都對這些速度、機械感的東西有感覺。我即便開車也會選擇運動型的性能車。對了,你們看過《混沌之子》那個美劇嗎?”
摩托車對于孫亦沐來說,就像是一檔看了很多年的電視劇,而他在某一個時間點決定去參與這部電視劇的試鏡。或者更準確的說,他這種對于摩托車和自我關系的清晰認知,讓他在日常定義關于摩托車的生活方式的時候,顯得更為自然。由于職業是演員,所以在孫亦沐的時間線中,并沒有周末不周末之分。雖然不上班,但是晚上十一點睡覺早晨七八點起床的作息卻與一個上班族差異不大。北京城內的麗都區域、羅蘭湖餐廳、頑皮猴精釀啤酒館,只要是可以不用下地庫或者必須停很遠的地方,對于常年在北京騎車的人來說,都會成為一個完美的休憩點或目的地。市區之外,孫亦沐特別想去的是西邊的虹井路,他覺得那里看起來像秋名山一樣。他之前還跑過北邊懷柔密云的山。
“其實我自己不是很愛跑山,我覺得這就是一個代步的東西。其實我最多就騎到秋天,可以穿個皮衣,再冷就不騎了。我一個朋友前兩天騎著他的KTM1290到了北邊內蒙的邊境線,我來不了這個。”
最近一年,孫亦沐身邊的很多朋友開始跟著他買了摩托,開始騎行。至此,他說了一件事來證明了自己的“帶貨能力”,或者說是“種草本事”。那是一個和哥們喝咖啡的下午: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這位哥們在下一個月考完了駕照,駕照還沒到手時,車已經買完了。
談了很多關于摩托車的事情之后,孫亦沐突然說起了自己心中的一個關于人生的終極理想。他想要把自己喜歡的幾種東西集中到一家店鋪中。那里面有咖啡、有雪茄、有威士忌、有摩托車、有單板,當他在思考自己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后,得到了一種理論:
在北京的這些年,孫亦沐因為受不了電子烘烤出來的日本威士忌,所以在家只喝泥煤味最重的艾雷島;騎摩托喜歡有鑰匙啟動的車型,覺得不插鑰匙不擰那一下就受不了;在外面喝酒只喝啤酒;每年雪季開始,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一直在滑雪;去別的城市出差擔心酒店音響不好,所以出門必帶一個用了八年的BOSE音箱;之前用過的一個老式有繩吸塵器,當線在地板滑過布滿灰塵的地面,然后扯來扯去的非常臟,整個人會完全陷入崩潰。直到有一次逛商場,看到了Dyson無繩吸塵器,第一次感嘆發明者的作品如此貼近生活,隨手清潔到任何位置都很輕便和輕松,試用后發現一吸灰塵全沒了,地板干凈到可以用手摸的那種,毫不猶豫的就買回了家。
像是摩托車引擎的聲音是吸引孫亦沐喜歡騎行的原因之一,在聊天的過程中他對Dyson V11 Absolute 的引擎也非常認可,甚至因為有了這臺吸塵器變的更喜歡做家務活了。沒想到現在V11還更智能了,每次清潔沙發和地毯時,在液晶屏幕上可手動切換,直觀的看到剩余運行時間,通過高扭矩地毯吸頭可以自動調試清潔模式。
特別是機器啟動和結束那一瞬間的聲音,V11的數碼馬達每分鐘轉速高達125000轉的引擎聲,如同發動機的聲音一樣。如果說機車是硬核男人的大玩具,那這個Dyson V11 Absolute 吸塵器同樣是男人的實用數碼玩具。
2013年,由朱塞佩·托納多雷導演執導的一部意大利電影《最佳出價》中杰弗里·拉什飾演的男主角維爾吉爾·奧德曼是一家頂級藝術品拍賣行的老板,他把頭發一絲不茍地染成灰白色,并且總是穿戴著手套。他有著老道的經驗和高超的鑒賞力;但同時又被同事認為是怪異的。同年,另一部電影《尋找薇薇安·邁爾》,獲得了第87界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提名。Vivian Maier被攝影界公認為20世紀最偉大的街頭攝影師。生前才華橫溢,卻默默無聞做了40年保姆,去世后留下10萬多張芝加哥街景和街頭人像底片,2007年在一場拍賣會上被電影制片人John Maloof拍得后重見天日。片中,她曾經的雇主在回憶起這位女性時,提到了她的胸前一直掛著膠片相機,從來不允許任何人觸碰她的私人物品等等細節。
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在一些時候往往會被誤讀為這個人的社交標簽,或者是被歸于某個人群的必備屬性。但更多時候,一種生活方式其實正是在扮演著一種壁壘的角色,是能夠讓內在自我與外在的“大部分”絕緣的絕佳保護層。
在孫亦沐身上,你似乎可以很清晰地可以看見和維爾吉爾·奧德曼與薇薇安·邁爾身上同樣的東西。
王輝當過多年五星酒店的主廚,也常去各地品嘗美食。全世界的米其林餐廳他摘了170多顆星,離開酒店后的幾年時間搖身一變,成為了北京好幾家高級餐廳的老板以及合伙人。開始坐定聊天時,他的狀態是放松的。
“我記得我第一臺摩托車是在1996年,現在想起來可是23年以前了,那個時候花1萬多塊錢買了臺特別好的車,當時喜歡摩托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因為劉德華的《烈火戰車》那部電影。確實非常帥!“
在王輝印象中,他騎過的車特別多。車子在他的手里一臺又一臺地換了代。隨著年齡變化的不只是車型,還有心境。他說現在的自己,已經到了一個知道確定想要什么的階段,而這種感受固定下來就不會再改了。
他對自己餐廳的細節把控近乎嚴苛,當他看到朋友給菜拍照時紫蘇葉上有一個黑點,或者盤子上有一個水印,他會要求員工換掉。除了來自食客們的評價,店里冰箱食材的擺放、空調和燈的開關以及地面角落的灰塵和客座整潔,這些事情他都會事無巨細地查驗,他有一個微信群,每個店每天關于店鋪的事項需要拍攝300至400張照片。其實對于王輝,這種嚴謹性并不是刻意而來,而是早已融于日常的標準和心法。
在后廚和開放式壽司臺同樣有著衛生嚴苛的要求,廚師在料理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米或葉子等食材掉落。就像我們在家里廚房做飯時一樣,難免會有小米、大米或者做面食的時候,灑落在地面的情況。相比用手彎著腰一顆一顆去撿,我會選擇用Dyson V11 Absolute。它強大的吸力可以把每一粒細小的顆粒吸進機身內且不逃灰。
我還給員工專門買了一臺Dyson V11 Absolute,餐廳清潔省事兒方便了,大伙兒的工作效率也就高了。
它可以對手夠不著但容易積塵的角落以及餐椅進行深度清潔。通過床褥吸頭把坐墊深層清理干凈,為每一位客人提供整潔干凈舒適的用餐環境。
王輝的父親熱愛收藏,古代字畫、瓷器,這樣的風雅之好在他身上是另一種體現:喜歡下四國軍棋,玩過樂隊。在談起關于未來的規劃時,他說:“我想在距離北京百十公里以內的一個地方,蓋一個全玻璃的二層小樓。那里有車庫、健身房、臺球室、樂隊排練室,二樓可以住宿,有一個大圓桌大家可以喝酒吃飯,不用特別奢華,但它是一個老朋友的據點。“ 這樣的想法來自于王輝小時候在大雜院生活的經歷。夏天在院子里鋪一個涼席,吃著西瓜,放著流行歌曲,騎自行車可以沿著三環騎一圈,每天的生活都有憧憬。
最近幾年,因為對工作過于拼命,除了換來了餐廳的客流,還有醫生的警告。現在的王輝早晨會早一點起床,每天運動7、8公里來調整出一個好狀態。他認為在未來五年會完成一些事,把想做的都做了,在很多事情落停了之后再去體驗真正意義上的“享受“。
對王輝來說,關于“享受”更準確的定義可能是“平衡“兩個字。在我們采訪的日料店桌上擺著一個被他稱為吉祥物的物件——嵐山蜻蜓。竹制的蜻蜓根據力學原理懸空架在一根竹棍之上,穩定地“飄著”。那是當年王輝去日本京都嵐山公園里發現的,從一位日本老人手中買得。王輝覺得“平衡”是大智慧。
這么多年過去了,他駕駛著摩托車,用比汽車更直接的動力上高速下草地,開著餐廳,用慢功夫調和了中日技法的菜品招待食客。王輝說自己再怎么著也肯定是離不開餐飲這個行當了。而他現在也依然和那位23年前買第一臺摩托車時認識的店老板,保持著聯系。
關義的身份是汽車品牌人。新車上市前,會帶領專業媒體的汽車編輯們去世界各地近距離感受、駕駛、評測,然后向大眾傳遞關于最新車型的駕乘體驗。
每天令人煩惱的交通是大城市無法避免的鬧心事,從北京的南六環到東四環關義選擇了用摩托車通勤。除了去全世界各地出差之外,大部分時間是用office辦公軟件為自己現在所在的汽車品牌制定方案。這樣的工作忙起來的時候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經常通宵,每次項目之后會有一小段的平靜期,彈性的工作方式給關義的生活節奏帶來了變化,引發了一些好玩的事情。
說真的幸好有Dyson這個產品,我是從Dyson的V6吸塵器一直用到V11 Absolute ,每一代Dyson吸塵器的特點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對于日常的清潔,戴森確實幫了我大忙。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有養這么多貓,就一只。隨著寵物的增加,貓毛、狗毛瞬間增加,老款吸塵器清潔續航時間滿足不了日常需求,就逐漸換了新款。
對這款產品最深的印象是用床褥吸頭吸沙發和床上的貓咪毛發,一把推過去就即刻干凈,這感覺很好,就像你用高性能手機沒有卡頓的現象很順暢。小動物吃”自助餐“的時候,糧食顆粒會蹦到地板上,甚至會彈到電視或沙發的下面,接上縫隙清潔吸頭或寬嘴兩用吸頭能夠輕松搞定這些小問題。
當然我還會用V11 Absolute來清潔汽車,車內空間的縫隙很難搞,不過配合Dyson搭配的各種吸頭,也能夠輕松吸凈腳墊、扶手邊和座椅下方,洗車的時候哪有自己親自吸的干凈。
幾年前,關義搬進了北京亦莊的家,由于當時工作還在三里屯,也還沒有進入目前自由在家辦公的狀態,由于往返路程堵車、耗時,買輛摩托車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第一輛摩托車就是這臺,本田190,當時買的是新車,紅色還要加1000塊錢。上班暢通的話開車也就40分鐘,但一般都是1個半小時才到。然后就開始看摩托車論壇,總覺得騎摩托肯定就是為了通勤的,結果買完之后第一個禮拜,掛擋還沒特別熟呢就去跑山了。”
說起這次新手跑山,我們聽到了一個有驚無險的故事。
關義所在的小區有一個摩托車微信群,最早建群的時候就7個人,目的就是附近的摩友可以互相照應。經過幾年的發展,目前群成員達到了170多人。
“其實亦莊這邊經常能看到不同的車隊,哈雷、印第安什么的,大家關系特別友好,基本上一家的摩托車壞了,附近的人都會把自己家的工具拿過來幫著修,如果走不了,還有幾個開皮卡的大哥會開過來幫忙。我們這一個圈里有很多是摩托車行業從業者,比如越野賽或者場地GP的裁判,或者職業車手,都有。”
除了在生活區域,關義公司所在地的文創園也在不經意間地形成了一個騎行圈子。甚至有一位哈雷戴維森的車主在園區內開了一家咖啡廳,門口立著一個易拉寶,上面寫著:“摩友七折”。
秋天的時候,從宏達北路,一路奔向宏達南路。這條路在關義眼中就像是三里河的那條銀杏一條街,沒有車,特別漂亮。拋開關于摩托車帶來的關于血脈擴張和朋友圈擴張之外的談資,關義甚至把摩托車變成了一種自處的解決方案,或者說是情緒閥門。
“因為我開車的時候沒有我騎摩托的時候專注,有時候開車的時候思維容易飛,但是騎摩托的時候,騎上之后內心就特別激動吧,有時候我會一邊騎車一邊唱歌,因為我覺得戴著頭盔風聲那么大沒有人能聽到,開得越快唱得聲越大。”
關義小時候住的那個老小區,有一個小花園,中間有座假山,還有大臺階,他就會那里玩小攀爬自行車。而在最近,他賣掉了小時候的小攀爬,換成了滑板,下樓遛狗的時候順道兒玩個滑板。
由于工作的忙碌,關義說自己從五月份到現在還沒休過周末。去年從冰島回來后就一直還沒有新的出行計劃。但是他說之后還想學學沖浪,再學學漿板,去白河或者沙河玩一下漂流槳板,帶著狗,釣魚還能游泳。可能今年會去一趟中南美、英國,或者澳大利亞。
看來,他又要打開已經關掉的世界地圖了。當然不是為了開新車,而應該是像獲勝的車手一樣,開香檳。

其他新聞

全國免費咨詢電話:0937-8878888
公司名稱大港玩具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甘肅酒泉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大港玩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大港玩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全國免費咨詢電話:0937-8878888  公司地址甘肅酒泉

天天操狠狠干